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星座 > 正文

车祸后司机坚称酒驾 为啥致残乘客反帮其开脱?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12-13 05:10

自危险驾驶罪入刑后,司机都会尽力证明自己并未醉驾。但在一起交通事故引发的纠纷中,司机陈某却在法庭上坚称自己喝了酒,而受伤的乘客许某反倒替陈某证明当天其并未饮酒。今日记者获悉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,认定乘客明知司机酒驾仍选择搭乘,应自行承担部分责任,终审判决司机陈某赔偿各项损失共计98万元。

2015年10月30日晚,陈某、许某等多名同事一起聚餐,酒席散后,许某顺路搭乘陈某的私家车回家。在行驶到朝阳区观音堂桥下时,陈某径直撞向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重型半挂车,交管部门认定,陈某负事故全部责任,挂车司机无责任。

这场事故,让许某住院近2个月。经鉴定,许某颅脑损伤遗留中度智力缺损(偏轻)的致残程度等级为六级。

病情稳定后,许某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陈某及两名一般保证人赔偿其医疗费、误工费、残疾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91万余元。

但陈某认为,其是饭后免费搭乘许某,驾驶的也并非营运车辆,因此并没有安全保障义务。许某的职业就是某公司的司机,其应当清楚,在明知驾驶员饮酒的情况下,乘客不得乘坐该机动车。

对于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,陈某也提出了质疑。陈某称,许某在受伤后,还到法院与妻子完成了离婚诉讼,如果许某的伤残情况如此严重,其不应具备完全行为能力,理应无法独立完成诉讼。

法庭上,司机陈某主动承认自己当晚是酒驾,乘客许某却一直在替陈某说话,认为陈某并没有酒驾。许某的依据是,根据公安部《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》,事故发生后,如果交警认为陈某有饮酒嫌疑,就应当抽血进行检验。但在定责时,交管部门仅认定陈某负全责,而并未认定其为酒驾或醉驾。

许某之所以替陈某“开脱”,是为了减轻己方的责任。陈某如果并未酒驾,许某作为乘客的搭乘行为便没有过错,无需自行承担部分责任。

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,交通事故是因陈某的重大过失造成,但许某在明知陈某饮酒的情况下,仍搭乘陈某的车辆,属于自担风险,应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陈某的责任。根据在案证据,法院一审酌定陈某应承担98万余元的赔偿责任,两名一般保证人承担相应保证责任。

陈某一方不服,向北京市三中院提出上诉。其认为,许某明知陈某饮酒,仍主动要求乘坐陈某驾驶的车辆,并且没有系好安全带,许某对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,其用行为表明了自愿承担相应损害后果,因此应当自担全责。

北京市三中院经审理认为,因陈某在饮酒后免费驾车搭乘许某,许某应当意识到其与陈某共同处于危险之中,因此一审法院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、好意同乘的情形及司法鉴定意见酌定了陈某的赔偿责任,比例适当,并无任博娱乐注册不当。陈某一方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,故判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来源:北京晚报 记者刘苏雅

编辑:郭丹